糖葫芦一串七毛五分

是chocho,不是啾啾,是秋秋。

“我知道你配不上的。但爱不在市场上交易,也不用小贩的秤来称量。爱的欢乐,一如心智的欢乐,在于感受自身的存活。爱的目的是去爱,不多,也不少。你是我的敌人,从来没有谁有过像这样的敌人。我曾把自己的生命给了你,然而为了满足一己私欲,那人情人性中最低下可鄙的欲望——仇恨、虚荣还有贪婪——你把它丢弃了。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,你把我完完全全给毁了。为了我自己的缘故,我别无选择,唯有爱你。”
--奥斯卡·王尔德

【主教扎】Limbo (chap1)

♪邪教注意,三伯科洛雷多和米扎
♪写得乱七八糟的……自娱自乐
♪又名《主教天天都想吸扎》
♪来源↓
“你的身体,这我不感兴趣,可以留给你父亲;你的灵魂,这他不感兴趣,可以留给我。”
——奥斯卡·王尔德《自深深处》

_________________.`☆'.

希罗尼穆斯·冯·科洛雷多站在地狱边境,静静地审视人间。不时有灵魂茫然地投来目光,巡梭一番又茫然地离去。
他手上捏着一只花儿一样微张的郁金香杯,粘稠的深红液体晃荡着,给水晶杯壁挂上些微的红色。

Limbo,连接着人间,地狱与天堂。在基督教义中,limbo被诠释为灵魂的暂时居所。但实际上,进入limbo的灵...

请知情的朋友告诉我这是哪位画手的画……
太好看了……我是从b站截的……
狂哭

“你那些,都不算什么。”络腮胡男人夹了一筷子海蜇皮送进嘴里,嘶溜一口白酒。“我见过一条真的做了一辈子好狗的人。”

高刚抬起一条眉毛,拈了两颗花生米往嘴里送。“我怎么不知道,你说道说道?”

方新武翻起眼睛,显撅似的扬下巴,“我的事你不知道的多着呢。”

“就你这兔崽子?”

“切,高队您情报还不全靠我。”方新武垂着眼皮,挥挥手赶走一只苍蝇。“那人跟你一样,姓高。”

“哟,五百年前还是一家人啊。”

“得了,您和高俅是一家的。”他抓抓贴片的边缘,有点儿痒。“我几年前在泰国做的事儿,高队不知道吧?”

“那还真不知道,你不是一直都缉毒么?”

“是,一开始我也是缉毒搞到那儿去的,结果后来一查发...

【DM/HP】A Bottle of Poison Which Tells 'I love him'

♢一发完。
住校生的时间只允许我写这种……几篇手稿都写完了没时间打的感觉让我想哭……国庆终于有时间了
♢PG-13,Drarry无差
♢精神出轨(?)
♢取名废……

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═
今天是周六。

哈利不安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,东翻西找。他的脚步沉重,啪嗒乱响。

“哈利?你还好吗?”金妮从浴室探出脑袋。她漂亮的红发紧贴头皮,在脑后挽起,泛着迷人的光泽。
“你看到我的领带夹了吗,金?”哈利猛地停下脚步,直直地望着她,深绿的眼睛深处燃烧着怒气和焦躁。“去年年会后你帮我买的那个?”

噢,哈利,甜心,因为找不到我的礼物而焦急。金妮甜蜜地微笑。哈利不是那么善于表达感情,她知道。她走出...

“你唔识得春风几度
“你唔晓得人间几梦”

[DM/HP]The One-way Glass (BE,短小)

级别:PG-13
cp:Draco/Harry
警告:BE?
人物都是罗琳的,情节都是我的。

整个六年级德拉科都神出鬼没。

哈利·波特戳着盘子中的小羊排,在与罗恩交谈的空隙寻找马尔福的身影。他的视线穿过另外两张长桌密密匝匝的人影,抓住了那个隐约的身形。
他皱起了眉。马尔福似乎又没有用什么东西来填满他的肚子,他只是匆匆地吃了点肉制品,一小块面包,然后就起身与朋友告别。
不,那眼神又来了。哈利暗自敲了敲脑袋,责怪自己为什么没有及时收回视线。

这是几个星期前哈利发现的。那天晚上他抬起头瞟向斯莱特林长桌,不幸地和德拉科的视线撞在了一起。
那是一种复杂的,哈利不知道怎么形容的眼神。
它仿佛在燃烧,...

我实在不想写这两个人,可我的手在动。

[秋山君×苟寒食]秋山夜寒

※又欧欧西又雷又恶俗又小言反正我写得很开心。

※Are you ready?

※Go!

─┄─┄─┄─┄─┄─┄─┄─┄─┄

夜虫争鸣,深林高树。有清溪淙淙,有流云悠悠。

明月一轮卧于松上,皎皎银辉温柔地亲吻松山竹海,以及松竹林里的一汪暖泉。

这里是离山,这里是南方千山的一山中。

泉畔有两身干净雪白的中衣,用两把剑压着,叠得平平整整。暖泉蒸蒸起的雾霭掩映了两个人影,木盘颤颤浮游在两人间,上有一壶温酒,两枚青瓷小杯。

青年解了平日束得整齐的发髻,黑发浸水,湿答答地贴着皮肤,在水里的部分则肆意地舒展开,向四周蔓延。流畅矫健的线条也以最放松自然的姿态,呈现在天地之间。两人不时谈...

#林方林无差#鸭血粉丝汤

※应该有严重OOC,把时间搞错了的话不要怪我。
※大叫三声提醒。无差,无差,无差。仁者见仁智者见智。

今年夏天里的南京和往常一样热。几只扑棱蛾子绕着路边小摊拉起的暖黄灯泡飞来飞去。林敬言抽张纸抹去鼻梁上一层有点黏腻的油汗,低下头继续挑起一筷子粉丝吞下肚。他人背对着光源,脸上的表情昏暗得看不清

这家虽然是个小摊,但用的粉丝是纯正的绿豆做的,鸭血鸭胗鸭肝鸭肠也都是新鲜的,量多味足还便宜。以前他总和方锐一起睡前出来吃个夜宵。清亮透彻的粉丝汤,透白细软的粉丝,鲜香有口感的大块鸭血鸭杂,油果子香菜等点缀其间。本来是温温和和,老人吃都很爽快的粉丝汤,被油亮琥珀红的辣油一淋,硬生生变成了一碗香辣粉丝。也难...